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金鱼

与喜欢金鱼的朋友分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京城)拿俸禄玩儿金鱼的人(文字版)  

2017-08-11 16:27:05|  分类: 贵在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拿俸禄玩儿金鱼的人(视频转录文字版本)!跟据天山雪所发的视频大苏打录入,口语形态,保持原汁原味。未经本人确认,以视频为准。
配图(富贵罗汉):左起:李纪文师傅、李福安师傅、朱光友师傅、管雨恩师傅
(京城)拿俸禄玩儿金鱼的人(视频转录文字版本) - 大苏打 - 中国金鱼
 
李纪文师傅介绍:李师傅(李福安)在西苑饭店养鱼,自小喜欢金鱼,从1955年在西苑饭店养鱼,在我们这个行业是认识金鱼圈(人士)最多的一个人。以徐家来说,从最早中山公园的徐国庆、北海的徐金良、护国寺的赵七,隆福寺的李三,都是李师傅的好朋友,就连故宫调去文化宫的鱼把式吴奇,都有过来往。李师傅是目前健在的,交往最多,可以说是经验最丰富的老师傅。李师傅从来没有去夸奖过自己的金鱼,在55年到85年的这个阶段,李师傅养的金鱼在北京虽然品种不多,数量不多,但是质量很高,这里李师傅也很谦虚,很少夸奖过自己。
朱师傅(朱光友)一直在北海,朱师傅是徐师傅(徐金良)的徒弟,朱师傅后来一直主管北海的金鱼。北海的金鱼是徐氏金鱼,但一直是朱师傅在管理。朱师傅在养大鱼方面在北京首屈一指,朱师傅养的龙睛曾达到过十五年的寿命,这在北京地区史无前例,而且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图片都是在朱师傅那个年代做的,朱师傅在养大鱼方面,在北京,可以说是(第一),花木公司不行,文化宫不行。虽然他们说有人也是徐氏的传人,但是都不如,在六十年代以后到八十年代在北京是公认的。
管师傅(管雨恩)咱们得这么说,北京是个包容的城市,管师傅传承了王玉臣师傅的手法,王玉臣师傅是上海人,王玉臣的哥哥是上海金鱼社的社长。在养小鱼方面,快速生长,谁也比不了管师傅,数量多,品种全,而且当时在北京除了花木公司鱼场外,谁也没有动物园养的鱼多。当时在六十年代,王师傅就提出了要创十万元外汇,这个当时金鱼届谁也没有的。管师傅后来也培育了不少新品种,比如说紫珍珠,五花水泡那都是来自管师傅他们(培育)的。管师傅实际上融入上海的饲养手法,真正的王玉臣的传人那就是管师傅,这样北京可以这么说,不仅在生活上是个包容的城市,在养金鱼方面他也是包容的城市,后来管师傅也吸取了北京的方法。后来动物园(成为饲养)金鱼数量最多,品种最多的公园。当然后来不行了,但是当年在熊山的时候,大伙儿都见过,光池子就小二百个。
朱光友师傅:
我从五几年一直到八几年(养鱼),(直到)由于家庭原因不干这个。我自己主持这个呢,从七几年一直到八几年。我从五五年在北海养鱼,养了三十年。北海金鱼首先说地理位置好,所以我接触人特别多,特别是七几年,我主管这块儿,我接触人特别多。我从金鱼方面也交了不少朋友,有香港海洋公园,外地的,湖南的、西北的,交过不少好朋友,其中就有(李)纪文。以“拿草”(来说)好多人惦记着 ,尤其那好品种。我体会这养金鱼首先是“苦”,那会儿,没有皮衩,就穿着自己的裤衩下去(捞鱼虫),冬天浮冰扒拉扒拉就下去。北京养金鱼就是徐家,中山公园、北海公园全姓徐,还有那个地坛。我为了捞鱼虫,最远骑着自行车到过通州,得夜里去,因为人家不让捞,所以晚上九点钟骑车明儿早上五点多钟回来,相当的苦,现在我的腿一到冬天,还没到冷,我的腿就先知道了,因为什么,痒痒。弄了好多中药烫都解决不了问题。最远到涿县,通州、香河、三河、大厂、机场都去过,后来随着经济发展了,公园给买了蹦蹦车了,两轮的,小轻骑,后来有挎斗的,都开过。我从十五岁就工作,任劳任怨,没有说几点上班,一天就是这活儿捞鱼虫三点多就走,脏水啊,去机场捞鱼虫,下水道排出的粪便,胡撸胡撸就下去捞。我主持那会儿,一到夏天不能回家,九点钟睡觉,三点钟起,提起裤子就出去,那一片鱼,看看,那叫“闹水儿”,现在有这科技了,有这充氧泵了,那会儿不知道,老师傅教我,那叫“闹水儿”,实际上就是浮头缺氧,所以说一起来,什么都不干先去看鱼,夏天相当的累。那会儿有一阵子和花木公司在北京想成立一个金鱼协会,后来也不了了之。改革开放以后,我为什么调走呢,总是丢鱼,我养的红头帽子,整盆的,晚上就被人端走了,早先为什么不丢啊,他没地儿卖去,后来老丢鱼。也不能总看着,能不睡觉吗,所以就不想干了。后来我孩子大了,在农村,我得给他们找出路啊,我想调走,得给孩子安排工作啊,所以就不干了。我不干了,有二年,北海就没了(金鱼)。养鱼真得上心,自己不吃饭,也得想办法找那个鱼虫去。小鱼时候,千方百计也得找那“灰水”去,过去那小鱼吃灰水长大的,现在吃什么,吃那鸡蛋黄,吃豆浆,那根本就不行,就跟现在那小孩吃进口牛奶,过去那孩子吃棒渣粥,过去那孩子什么样,现在什么样,就是不一样。所以说现在的鱼要跟过去那样,长那么好困难。今天喂了灰水,第二天再看小鱼就不一样了,真是一天一样,“鼓棱”(壮实)。要是喂鸡蛋黄,你喂三天以后,都没什么变化。
李福安师傅:
养鱼就是个辛苦劲儿,你没那个耐心法儿,不灵。你说我家有事,你家有事是你家的事,你要是回了家,回头鱼没有了,这叫什么事儿啊。我干这儿那么些年了,就是以工作为主。我父亲死了我没歇过,我母亲去世了,也这样。我的鱼选完以后,谁要也不能给,你手一松,就完了,我这一盆我挑出十个来,手一松,完了剩下的就不是那东西了,好东西都没有啦,那个不行,就得以这个为主,不管谁来了,就不能撒手,我挑出十个来,就这十个鱼。一盆瞅瞅就能挑出这几个鱼来,你能给人吗?谁要也不能给。早上起来就是一个辛苦劲儿,这鱼得喂饱了你心里才能踏实呢,这鱼饿着呢,不踏实。所以这个工作干得特别辛苦。早上起来先得奔虫子去,喂完了以后我才吃饭。有的时候,我不在,派一个人,他先玩去,回来以后再捞回虫子来,那行吗。捞回虫子就赶紧儿往回跑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,喂上再说。我们为什么联系那么近乎,就是北海有什么我都能拿的来。有什么品种,生了,打一电话,这我再去。您要没有这辛苦劲儿,绝对不能干,不管什么事,得把工作搁到第一,如果有人动了你鱼了,就跟你得了心病似的,那才能行了。有的人说了,你这些鱼呢,谁要给谁吧,犯不上得罪他,那你还养什么劲儿啊。你养的(鱼)谁看谁撇嘴,那还行。有什么养什么不成,你得什么好养什么。我们换了多少个领导,不管谁来,看完我养的鱼都给支持。先头我骑自行车,后来给买了摩托,有了摩托也是困难,买了摩托一季度才给十六升油。这三个月怎么够,单位有四辆拉货的车,后来给停了一辆,这油才大伙儿分的,苦着呢。有一年,展览馆搞订货会,拿汽油桶装鱼,展览完了,不拿回去了。老卓介绍王玉臣到动物园,那会儿给开120块工资,那会儿徐师傅才挣80多。
管雨恩师傅:
这养鱼得早起晚走,人家都下班,你才开始干活。人家还没上班,夜里三点就得出去捞鱼虫,因为你回来的太晚了,那鱼就容易烫尾,你顶着太阳光干活,(烫尾)那是肯定的,这鱼受不了。尤其是夏天,你起晚了,那鱼成片死,本来就是辛苦活儿。我接触养鱼并不长,分两起儿(阶段),一是徐国森和徐结实在猴山底下有一片鱼,我开始干,养了没二年,单位领导凡是出差的事,都找我,主要得干这些(领导交办的事)。后来王玉臣,他是上海来的,跟咱们徐家的养鱼不一样,功夫不一样,他养的数量大,不可能跟我们北京的那种,养几个,红头帽子,长得好,个儿又大。而王玉臣不讲究这个,他养鱼都是成片,手法不一样。我跟王玉臣接触比较长。我记得有好些首长到我们那儿去过,包括董必武,他家鱼一有问题,保姆就给我打电话,我问她鱼什么毛病,她说“长一身毛”,我也不是神仙,我一看就好啦?告诉我她家里老太太不在,出去一礼拜。我告诉她把鱼全给倒了,把鱼盆拿灰锰氧给消毒,放上水晒三天,他家养什么鱼我都知道,养什么品种,几年的鱼我全知道,过了三天,我把新鱼换进去。老太太回来一看:“嘿,我的鱼怎么好了啊,毛都没有了。”保姆告诉她是管师傅给弄好的。我心里话,治得了病治不了命,到了要命的时候,你把谁叫去能解决问题么。养鱼得吃得下苦去,你得豁得出去,你睡觉那鱼就没得吃,一到伏天,你一宿得看几回,你要大着太阳做工作,你的鱼好不了,你走了,那鱼全撅撅着,那不成,人家都下班,你得在这儿干活儿。人家没上班,半夜三点,你得起来,捞鱼虫,得赶那时间,太阳一出来,你的鱼不喂饱了,就得烫尾,因为它饿了,得找食游啊。动物园要求养鱼的还得懂动物(学),懂这个科目,都得懂,什么技师啊,工程师(知识)啊,都得懂。你要说品种养得最好,还得徐家,那没什么可说的。但是在我们动物园,技术考核,他不是(只)看你养鱼能养多好,所以要求程度和朱师傅、李师傅不一样。王玉臣养鱼的手法跟北方的有很大区别,那会儿我跟他学的时候,晚上我下完班,给他刷那池子,我说:“王师傅,我把那池子给换下水吧。”他却说:“换什么啊,不换。”你一下班,他准知道那要产鱼,你走了,他给撤一下水(再弄)。其实王玉臣并不想教你。那会儿一看那池子该刷了,只能听他安排,你自己主动想刷那池子,门儿都没有。他是半夜在动物园住啊,而我半夜都回家了。后来我跟他开玩笑:“王师傅,你把这事儿都藏肚子里,你死了,没人继承啊?”其实真要是叫他讲出个所以然来,他也不成,水要什么温度,为什么长毛,他讲不出来,都是凭经验。要说养品种鱼,还得是徐家。

感谢李振德老师指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