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金鱼

与喜欢金鱼的朋友分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养金鱼 -- 周瘦鹃  

2007-04-20 11:09:51|  分类: 它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往时一般在名利场中打滚的人,整天地忙忙碌碌,无非是为名为利,差不多为了忙于争名夺利,把真性情也汩没了。大都市中,有的人以为嫖赌吃喝,可以寄托身心,然而这是糜烂生活的一环,虽可麻醉一时,未免取法乎下了。

现在新社会中,大家忙于工作,不再是为名为利,大都是为国为民;然而忙得过度,未免影响健康,总得忙里偷闲,想个调剂精神的方法,享受一些悠闲的情趣,我以为玩一些花鸟虫鱼,倒是怪有意思的。说起花鸟虫鱼,也正浩如烟海,要样样玩得神而明之,谈何容易。单以蓄养论,此中就大有学问,决不是粗心浮气的人,所能得其奥秘的。

我在对日抗战以前,曾经死心塌地地做过金鱼的恋人,到处搜求稀有的品种,精致的器皿,并精研蓄养与繁殖的法门,更在家园里用水泥建造了两方分成格子的图案式池子,以供新生的小鱼成长之用,可谓不惜工本了。当时所得南北佳种,不下二十余品,又为了原名太俗,因此借用词牌曲牌做它们的代名词,如朝天龙之“喜朝天”,水泡眼之“眼儿媚”,翻鳃之“珠帘卷”,堆肉之“玲珑玉”,珍珠之“一斛珠”,银蛋之“瑶台月”,红蛋之“小桃红”,红龙之“水龙吟”,紫龙之“紫玉箫”,乌龙之“乌夜啼”,青龙之“青玉案”,绒球之“抛球乐”,红头之“一萼红”,燕尾之“燕归梁”,五色小兰花之“多丽”,五色绒球之“五彩结同心”等,那时上海文庙公园的金鱼部和其他养金鱼的人们都纷纷采用,我也沾沾自喜,以为我道不孤。

古人以文会友,我却以鱼会友,因金鱼而结识了好多专家,内中有一位号称金鱼博士的吴吉人兄,尤其是我的高等顾问,我那陈列金鱼的专室“鱼乐国”中,常有他的踪迹;他助我搜罗了不少名种,又随时指示我养鱼的经验,使我寝馈于此,乐而忘倦。明代名士孙谦德氏作《朱砂鱼谱》,其小序中有云:“余性冲淡,无他嗜好,独喜汲清泉,养朱砂鱼,时时观其出没之趣,每至会心处,竟日忘倦,惠施得庄周非鱼不知鱼之乐,岂知言哉!”我那时的旨趣,正与孙氏一般无二,虽只周旋于二十四缸金鱼之间,而也深得濠上之乐的。

不道“八。一三”日寇进犯,苏州沦陷,我那二十四缸中的五百尾金鱼,全都做了他们的盘中餐,好多年的心血结晶,荡然无存,第二年回来一看,触目惊心,曾以一绝句志痛云:“书剑飘零付劫灰,池鱼殃及亦堪哀!他年稗史传奇节,五百文鳞殉国来。”虽说以五百金鱼之死,比之殉国,未免夸大,然而它们都膏了北海道蛮子的馋吻,却是铁一般的事实。胜利以后,因名种搜罗不易,未能恢复旧观,而我也为了连遭国难家忧,百念灰冷,只因蜗居爱莲堂前的檐下挂着一块“养鱼种竹之庐”的旧额,不得不置备了五缸金鱼,略事点缀,可是佳种寥寥,无多可观,我也听其自生自灭,再也不像先前的热恋了。

我在皖南避寇,足足有三个多月,天天苦念故乡,苦念故园,苦念故园中的花木;先还没有想到金鱼,有一天忽然想到了,就做了十首绝句:(略)

不料后来回到故园探望时,金鱼果然殃及,只索望缸兴叹,并且连我最爱的一个捷克制的玻璃金鱼缸也给毁了。这缸是作四方形的,下面有一个镂花的铜盘。两旁有两个瓜棱形的火黄色的玻璃管,当中可以通电放光,柱顶各立一个裸体女子,全身涂金,张开了两臂,相对作跳下水去的模样;我曾两次陈列在公园里的鱼菊展览会中,养着两尾五色的珍珠鱼,映着电光,分外的美丽,参观的群众,都啧啧赞美,至今我还忘不了它。

前人对于养金鱼的器具,原有很讲究的;象元代的燕帖木耳,在私邸中造一座水晶的亭子,四面以水晶作壁,珊瑚作栏杆,装了清水进去,养着许多五色鱼,再将绿藻红荷白苹等作点缀,真的光怪陆离,美观极了。清代的宰相和珅,有一只琥珀雕成的书案,方广两尺,嵌以水晶,下面有一抽屉,也是水晶的,约高三寸,装了水养金鱼,配着碧绿的水藻,自觉尽态极妍。对日抗战以前,我曾在阔街头巷的网师园中,瞧见一支杨妃榻上的匟几,四周用紫檀精雕作边框,嵌着很厚的玻璃,四面和底层是磁质的,画着无数的金鱼和绿藻,据说是乾隆时代的制作,也是作养金鱼之用的。前人对于玩好方面,真是穷奢极欲,现在可没有这一套了。

养金鱼的风气,宋代即已有之,苏老泉诗中曾有“朱鬣金鳞漫如染”之句,可作一证。不过他们大半是养在池塘里的。到了清代,就有把金鱼养在瓶里的了,如陈其年咏金鱼的鱼游春水一词中,有“浅贮空明翡翠瓶,小唼瀺灂桃花水,蹙锦裁斑,将霞漾绮”之句。又龚蘅圃有过龙门一词:“脂粉旧香塘,影蘸丝杨。花纹不数紫鸳鸯。一种藻鳞金色嫩,三尾拖凉。蔽日有青房,翠网休张,池星密处惯迷藏。雨过满奁真个似,濯锦秋江。”这又是咏池塘中的金鱼了。我也有一阕行香子词,咏池中金鱼,词云:“浅浅春池,藻绿鱼绯,看翩翩倩影参差。银鳞鳃展,朱鬣鳍歧。是瑶台月,珠帘卷,燕双飞。(银蛋翻腮燕尾三种别名)碧矑流媚,彩衣轩举,衬清漪各逞娇姿。香温茶熟,晴日芳时。好听鱼喁,观鱼跃,逗鱼吹。”我的金鱼本来都是养在黄沙缸里的,只因春间生子太多,就分了一部分到梅邱下的荷花池中去,所以池中也做了金鱼的殖民地了。今春为了给各地来宾增加兴趣起见,特地在原有的五缸外,添了三缸,排成一朵带柄的梅花的式样,养了八种金鱼,中如五色的蛋种和五色的珍珠鱼,最为富丽;可惜今年多雨,红虫难觅,每天只吃些浮萍绿子,所不能繁殖了。

周瘦鹃,原名周国贤,江苏省苏州市人。我国现代著名作家、翻译家和盆景专家。新文学史上周瘦鹃一直是个有争议的人物,因为他是民国鸳鸯蝴蝶派作家中大腕人物。
少孤家贫,处女作剧本《爱之花》,用笔名“泣红”发表于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小说月报》。周瘦鹃早在读中学时即于《妇女时报》创刊号发表短篇《落花怨》,是首次署名“瘦鹃”发表的作品。周瘦鹃解放前曾历任中华书局、《申报·自由谈》、《礼拜六》周刊等编辑和撰稿人。他自办《紫罗兰》、《半月》等小说杂志,装帧精艳绝伦,美轮美奂。1916年周瘦鹃与严独鹤先生合译《福尔摩斯侦探小说全集》,由中华书局出版,系该书最早最完备的中译本,全部文言文译笔,抗战前重印二十多版。周一生著述丰富,自称是“文字劳工”。1962年周瘦鹃被中国作家协会接纳为会员。在文革浩劫中倍受摧残,于1968年含恨自沉。

周瘦鹃平生喜爱园艺,喜爱花草鱼虫。早年蛰居上海卖文为生时,就常常在狭小庭心里放上一、二十盆花草自娱。他回到苏州后,在城内黄杨桥头物色到一块四亩大的园地。倾其二十余年卖文的积蓄,高价买下此园;接著又买下南邻的五分地。于是煞费苦心,搜求名种花树,在园中垒石为山,掘地为池,在山上砌梅屋,植梅树,池中植荷,河畔筑轩。经过他的惨淡经营,拾掇成一个有土阜,有水池,花木扶疏的花园。周瘦鹃虽是个文人,但在园中亲自躬耕,精心制作和培育了五、六百盆各式盆景、盆栽。他的盆景风格清秀古雅,充满了诗情画意。后来他终于成为我国最著名的盆景专家之一。

喜爱金鱼 赐以嘉名

周瘦鹃不但爱花成癖,而且恋鱼入迷。在他的爱莲堂前檐下的匾额上就题有「养鱼种竹之庐」。抗日战争前后,周瘦鹃与金鱼还有一段故事呢!在抗战以前,他就四处奔波搜求各式金鱼名种,各样精致器皿,并精心研究蓄养繁殖的方法。他不惜工本在园子里用水泥建造了两个图案式的水泥池子,蓄养了二十余品南北名种金鱼,总数达五百尾之多。他又将蓄养的金鱼分别置于二十四只缸内,陈列于专室,题名为「鱼乐国」,大有柳宗元《小石潭记》中「日光下澈,影布石上,怡然不动,倜尔远逝,往来翕忽,似与游者相乐」之意趣。他还在四壁张挂多幅名家的金鱼画,使真鱼画鱼漫游容与,鳞光飞动,相映成趣。

他终日盘桓周旋于缸畔池侧,可说是废寝忘餐,乐此不疲。他对珍奇的鱼缸也是不惜重价,四处觅求。他说曾觅到一只捷克制的玻璃鱼缸,缸呈四方形,下面有镂花铜盘,两旁有两个瓜棱形的火黄色的玻璃管,当中还可通电发光,柱顶各立有一个金身裸体女子,张开双臂,相对作跳水之状,他在这只缸里养了两尾五色的珍珠鱼,真像是水晶龙宫,展现了一派神奇幽幻的景象。

他宠爱金鱼,还著意给它们披上一缕诗的轻纱,别出心裁地用词牌、曲牌等名称分别给二十余品名种金鱼赐以嘉名,如朝天龙叫「喜朝天」,水泡眼叫「眼儿媚」,翻鳃叫「珠帘卷」,堆肉叫「玲珑玉」,珍珠鱼叫「一斛珠」,银蛋叫「瑶台月」,红龙叫「水龙吟」,紫龙叫「紫玉箫」,乌龙叫「乌夜啼」,红蛋叫「小桃红」,绒球叫「抛球乐」,红头叫「一萼红」,燕尾叫「燕归梁」,五色绒球叫「五彩结同心」……题名如此贴切谐合,恰到好处,真使人拍案叫绝,我们不得不叹服周瘦鹃的独具慧眼的非凡匠心。这些名称使美丽的金鱼平添了几分诗意和风韵。

殃及池鱼 赋诗痛悼

人们常说花木有情,作为动物的金鱼大概更能与主人交流感情了。周瘦鹃对这批金鱼精心饲养,就像母亲哺乳婴儿一般,充满了慈母舐犊的深情。一九三七年「八.一三」日寇进犯,苏州沦陷,周瘦鹃随人们一起逃难,到了皖南黟县的南屏山村。在皖南避难的三个月时间里,他还是念念不忘他的苏州故园里的花木和金鱼,他写了好几首怀念金鱼的诗:

 「吟诗喜押六鱼韵,鱼鲁常讹雁足出;

 苦念家园花木好,愧无一语到金鱼。」

 「五百锦鳞多俊物,词牌移借作名称;

 翻鳃绝似珠帘卷,紫种宛然紫玉箫。」

 他的诗不仅表现他的思念,也蕴含了忧虑和不安:

 铁蹄踏破纷华梦,车驾仓皇出古吴;

 未识城门失火后,可曾殃及到池鱼?

「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」的典故用在这里十分贴切。事实证明,他的担忧并非多余的,不幸的事情已经发生。第二年当他从安徽返回苏州故园,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悲惨景象,满园荒芜,花木凋零,最令他痛心的是五百尾鲜蹦活跳的金鱼竟荡然无存,都成了日寇的盘中美餐。周瘦鹃望缸兴叹,悲恸难已,作诗痛悼:

 书剑飘零付劫灰,池鱼殃及亦堪哀;

 他年稗史传奇节,五百文鳞殉国来。

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,国破家亡,连金鱼也不能幸免,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。应该看到,诗人写的是金鱼的遭殃,而诉说的却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苦难啊!

金鱼遇难给周瘦鹃很大的精神刺激,不禁使他心灰意冷,再加上名种的搜集本来就不容易,养金鱼一节从此就不再像以前那样大事铺张了,只是置备了五只鱼缸,聊备一格,略作点缀而已。直到解放以后,他才摆脱了这种凄楚的心情,重振旧业。不仅大力培育花木和盆景,而且大养金鱼,在原有五缸的基础上,又增添了三缸,并将八只鱼缸排列成一朵带柄梅花那样的图案,其中蓄有五色蛋种、五色珍珠鱼等佳种。他作了一阕《行香子》词咏之:

 浅浅春池,藻绿鱼绯,看翩翩倩影参差。

 银鳞锶展,朱鬣鳍岐。是瑶台月,珠帘卷,燕双飞。

 碧胪流媚,彩衣轩举,衬清漪各呈娇姿。

 香温茶熟,晴日芳时。好听鱼喁,观鱼跃,逗鱼吹。

他的金鱼池重又斐然可观了。后来黄杨桥头这片普通的园地终于成了苏州园林城中令人神往的「周家花园」,吸引了国内外各界人士的纷纭足迹,朱德、周恩来等都亲临参观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